木槿昔年

【航鑫】前世情人「下」

       持续脑洞( •̀∀•́ )
       这些的结局都是HE「哈哈」
       勿忘初心❤
       如有雷同纯属有缘❤

        01
  这一世

  他是公子程

  他是烛九

  “小九可愿与我远行?”

  “烛九早已无父无母,无依无靠。”

  “那今后,我父亲即是你父亲,丁家便是你家。”

  “烛九永记公子程救命之恩。”
  
        多年后,再无公子程,也无暗影烛九。

  “阿程可愿与我相伴?”

  “阿程亦无父母,无依无靠,唯有一人,即是小九。”

  就此

  舞剑清风竹笛流水

  乡村炊烟间道田家
  

  02
  这一世

  他是小程

  他是黄凯文

  “我,后悔了。”

  小程明朗的笑脸在黄凯文脑中浮现

  如果背叛的话

   他做不到

  去背叛自己的爱人

  “嘿,凯文,刚刚在跟谁打电话?”

  小程跳过来问。

  “没事,10086,查个话费”

  “走吧走吧,boss和敖秘书喊我们去吃宫保鸡丁。”

  “小傻子还吃,不怕回娘胎了啊?”

  我不怕会受到怎样的威胁。

  我不怕他们会对我怎样。

  但我为了台风娱乐。

  为了你。

  我什么也不会做。
  
  台风台风,席卷全球

  
  08

  这一世

  他是丁妙妙

  他是黄远航

  “哎呀,黄远航,你做好饭没有,饿死我了。”丁妙妙在软软的沙发上打了个滚。

  “来啦,我的小祖宗。” 黄远航良家妇男一般端着黄鱼从厨房出来,丁妙妙笑的一脸戏谑。
  
  “喂,蠢汪。”丁妙妙边吃着盘中的黄鱼边说 。

  “哎,小傻猫。” 黄远航抬手摸了摸小猫的头。

  一旁的黄其二表示他还存活着并且拒绝狗粮。
  

  09

  这一世

  他是脑科外科医生丁主任

  他是校门口面包店黄店长

  丁鑫鑫从小书包掏出手机给人打电话——

  “喂?黄叔叔,我爸爸昨天说他很喜欢你的面包。”

  “好啊,你们今天可以再一起来”

  “那我可以和小妹妹一起玩吗?”

  “当然可以啦”

  “要是小雨(没错这就是黄宇航的吕鹅)是我亲妹妹就好了。”

  “嗯,我尽力。”

  “啊?什么?黄叔叔?”

  “什么啊?别听他瞎说。”

  丁主任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哎?爸爸?你怎么在黄叔叔旁边?”丁鑫鑫小同学表示black问号脸啊喂。

  听到对话的丁主任此时在黄店长身边脸红的发烫。

  

  10

  这一世

  他是丁程鑫

  他是黄宇航

  初见时

  当双方对上眸子的那一瞬

  丁程鑫和黄宇航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是该叫你小九好

  还是该笑着喊你凯文

  难不成开口就要说蠢汪么?

  叫出黄店长这样的称呼会不会很奇怪?

  我的小公子

  你还会是那个喜欢喝橙子味维C的小程么?

  我觉得你一定还是个口是心非的小猫咪吧

  就像我前一世的爱人丁主任一样

   所以 ——
  
  “你好,我叫黄宇航。”

  “航航哥哥好,我叫丁程鑫。”

  路途遥远我们一起走下去吧

  完美的像每一世的结局一样

  能再次遇见你,真好❤
  
  
  

【航鑫】前世情人「上」

  依旧是脑洞产物啊哇咔咔(ฅ>ω<*ฅ)
        若有撞梗纯属有缘( •̀∀•́ )
        这几个梗的结局都是BE「划重点」

正文——
       00
       缘浅缘深,羁绊之中,命运的细线已将彼此的手指牵牢。

  01
  这一世

  他是公子程

  他是暗影烛九。

  他平日里的一袭白衣已被鲜血染红,插入胸口的那把剑让他头晕目眩。

  他身后那人毫无预兆的愣在原地。

  眼泪在此刻变得廉价。

  “小九,其实你不知道吧,我一直一直没把你当过兄弟看待。”

  “我对你的,从那时起,只有爱情。”

  自此

  烛九再听不到那样轻快的笛声了。

       公子程替他挡的那一剑终究还是狠狠刺进了他心里。

  我的小公子啊。

  一路走好 。
  

  02
  这一世

  他是小程

  他是黄凯文

   此刻

  小程泡了一杯草莓味的维C,手中的余温令他恍惚。

  靠在窗边的小程回头看着已经空了的黄大伟的办公桌。

  眼泪毫无预兆地沿面留下。

  “小程,黄凯文他已经离开了。”

  “……”

  “他毁了公司,背叛了你。”boss的声音听来格外残忍。

  “我不信。”

  凯文,我有点想念那杯草莓味的维C了。

  那你可不可以回来,再递给我一杯?

  让我的执着,不会成为他人眼里可笑的荒唐。
 

  03
  这一世

  他是丁妙妙

  他是黄远航

  护食蠢汪和傲娇喵星人相依相伴。

  汪星与喵星不知为何已生事端

  当在战场上看到黄远航的那一刻丁妙妙感到切实的眩晕。

  黄远航也不愿啊

  可是偏偏自己有着汪星第一继承者的血统 ,剧情狗血到可笑。

  “妙妙,你下手吧。我打不赢你的。”

  黄远航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看着身后已经崩溃的汪星大军,说 。

  “为什么,明明是上一辈的纠结,为什么偏偏是你和我呢”丁妙妙站在原地小腿发抖。

  “下手吧,我绝不怪你,这都是宿命。”

  看着黄远航渐渐倒下,丁妙妙唯一的底线也已全盘崩塌。

  像是疯了一般的冲向那人,身边正因战胜而欢呼的喵星战士完全愣在原地。

  他抱住黄远航的肩,看着他的眼中的光一点点黯淡下来。

  “蠢汪…”

  “小猫,别哭……”

  此时我不是喵皇,你也不是所谓的汪星继承人。

  我是丁妙妙。

  你是黄远航。

  狡猾的喵星人需要一只脚滑的蠢汪陪伴。

  就连最后

  你也没能对他说一句喜欢。

  或许是真的吧

  你我汪喵。

  不知是谁说过的世代不容。
  
  
 
  04
  这一世

  他是脑科外科医生丁主任

  他是校门口面包店黄店长

  原本毫无联系的两人却因为彼此的孩子而相识相知相伴。

  丁主任站在脑科手术室门口焦急等待。

  当手术室门打开的时候,外科医生走了出来。

  “丁主任,黄先生他……” 
 
  丁主任迟迟没有说话。

  “我们已经尽力了,请您节哀。”

  丁主任此时眼神空洞。

  原来在不久前黄店长被查出有急性突发的脑溢血,但是却因丁主任是家属关系而不能对其进行手术。

  换做其他人手术的丁主任在手术室外无能为力。

  你知道明明自己可以尽力而为,可亲人还是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感觉吗?

  丁主任就是如此。

  心如死灰。

  不过就是以此解释。

  老去的丁主任独自一人坐在藤椅上,面对的窗户外又有了一家新开的生意火热的面包店,但是里面,再也不是那个人了。

  好困。

  好累。

  就这样睡去吧。

  伴着若有若无的面包香气。

  睡到生命的尽头。

  与你相见。
  

  05
  这一世

  他叫丁程鑫

  他叫黄宇航

  他们是一家著名偶像公司的练习生。

  两个小小的孩子彼此加着油打着气慢慢长大。

  可是最后的结局呢?

  黄宇航决定离开,并且不再回来。

  天知道丁程鑫的心有多疼。
   
        很多年后

  一天清晨,黄宇航从睡梦中醒来

  摸过手机看到了一条短信 ——

  如果可以,真希望你能把我带回以前当练习生的那段时光,并且答应我咱们谁也不要再回来,因为长大,真的是要面对太多太多不得已的事情了。

  发件人

  丁程鑫

  是黄宇航深爱过的人 。

        丁程鑫的存在

  永远会是黄宇航内心的一根刺。
  

【航鑫】论生一场病的重要性

提前说明,全程架空,脑洞产物,不喜勿入
生病的话是内容需要
    祝小程鑫儿和所有的宝宝们永远身体健康,无论未来即将发生什么事,我们都 在背后支持你们所有人。
在我心里航鑫也永远会甜下去❤

废话不多说

正文——

  丁程鑫得了很严重的病。

  具医生所述应该是肺结核。

  他没日没夜的咳着,又担心传染别人,无奈之下匆匆住了院。

  在这之前,丁程鑫同宿舍的黄宇航正追他追的紧。

  每天变着花样讨他欢心,可还是被他抛来的白眼打个正着。

  黄宇航知道丁程鑫生病的消息后一瞬间脸色就不好了。

  “很严重的样子啊。”黄宇航紧皱眉头。

  专业课上黄宇航不止一次望向身后的挂钟。

  “哎呀,这什么时候才下课啊。”黄宇航心心念念着病床上的丁程鑫,心里盘算着回家煮点粥给他带去,连老师讲的什么都已听不下去。

  “老师,我下午请个假,要去看一个生病的朋友。”黄宇航在老师眼里一直都是个老实孩子,不过私下里浪成啥样老师就不清楚了。

  譬如现在,就是带着口罩进了丁程鑫所在的病房也还是一副眉眼弯弯准备调戏对方的傻样子。

  “你,你怎么来了?”丁程鑫说话声音很轻,带着口罩完全将这句话的严厉磨成了担心。

  自己一定是不想欠这家伙人情才这样的,绝对不是担心他会被传染。丁程鑫腹诽道。

  “喂,小程鑫儿。”

  “别那么叫我。”丁程鑫边说着心里边有些感动。

  “我给你熬了点粥,你要不要尝尝啊?”

  “我挂着点滴没空喝啊。”丁程鑫摇了摇头,感觉有些乖乖的。

  “我喂你。”

  “把口罩摘了吧。要不一会怎么喝?我查过资料了,放心,我这样不会被传染的。”

  此时的丁程鑫早已被病魔杀得快不成样子,黄宇航这一句我喂你,已经能顶上一句我养你了。

  “谢谢。”丁程鑫自然的笑了笑,像是出于礼貌一样。

  “耳朵红了。”黄宇航笑了,打开饭盒舀上一勺粥,顺手揩了揩,偷偷斜眼观察着丁程鑫的反应。

  果不其然,小孩一副心思被看穿了的样子,巴掌大的小脸也红了起来,又不服气软软的回了一句:“不许你说。”弄得黄宇航心都像棉花糖入口似的化开了丝丝甜味。

  “来,张嘴。”黄宇航仔细搅了搅,摘下口罩吹了又吹,再尝上一口这才肯送到那人嘴边。

  丁程鑫看了看碗里的粥,白白的米粥熬得挺稠,估计也是来回思虑了是病号的缘故,上面配着些小菜,让人看来竟有了食欲。

  其实丁程鑫的病很重,就算治好一不小心也会落下病根。

  看丁程鑫吃下第一口的黄宇航轻声问到:“烫不烫?”

  丁程鑫坚信那是他听过最温柔的声音了。

  缓缓的,温柔的,富有磁性的低音炮在自己耳边环绕着,感觉很好。

  “一点都不烫。”

  就这样一口一口的,黄宇航成功把听说许久啥胃口也没有的丁程鑫给喂了一大碗粥。

  “黄宇航。”

  “嗯?”那人应声抬头。

  “没事,就喊喊你。”

  黄宇航给他一个笑容,便陪着他聊天,聊些最近发生的开心的事,奇怪的事,同宿舍那家其逸夫夫的虐狗日常。

  “每次回去都要被虐,是不是很可怜?你说他们谈恋爱怎么能那么嚣张呢?话说程鑫儿觉得低调点好还是嚣张点好?”

  “嗯…低调点吧,尽量。”

  “那我够低调了吗?”

  丁程鑫的脸刷的通红。

  “小程鑫儿,我不知道你一直以来是怎么想的,但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会一直一直等着你的。”黄宇航冲丁程鑫一笑,丁程鑫看得到的,那人眼里满是星辰。

  “行了,我该回去了,我每天都会抽空来看你的,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啊。”黄宇航揉了揉丁程鑫软软的脑袋。

  丁程鑫说坚强就很坚强,黄宇航起初说他是外柔内刚,而丁程鑫自己知道,他对待他自己,还非常软弱。他在住院的夜里常常一个人哭,害怕这个病治不好了,怕它会落下病根,还怕自己会跟不上课程,怕自己会让父母担心。

  而白天的时候,他又会笑着,像一个小太阳一样,面对着护士姐姐,他总会很健谈并且很懂礼貌。

  但自己独自一人在病房,打完针只能站在窗户边,看天,看云,看星星,边咳嗽边想着很多很多事,有时候也会想着黄宇航。

  说真的,如果不是很排斥的话,有一个人一直追你,你不可能完全不动心的。

  而当黄宇航站在他面前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矫情的想哭。

  “黄宇航。”

  “怎么?我知道你很爱我,那你也不用叫我这么多次名字吧。”这句话带着笑意,扫的丁程鑫心里很甜。

  “嗯,我也知道我其实很爱你。”

  黄宇航一时间愣了,迟迟有些缓不过来。

  “程鑫儿,你说什么?” 黄宇航松开双臂。

  “不说了。”丁程鑫冲他吐了吐舌头。

  “再吐舌头我就亲你。”

  “抱抱。”

  “啊?”对于丁程鑫的突然主动黄宇航显然有些不太习惯。

  “我让你抱抱我。”黄宇航突然觉得丁程鑫戴上口罩的眼下有些泛青,身上肉也越来越少了。

  他探过身来抱住他,病房里一片暖阳,丁程鑫突然觉得什么都没有了,又什么都得到了。

  “黄宇航。”

  “哎我在。”

  “我好害怕。”他第一次向人透露他的脆弱。
  “我怕我的病治不好了。” 小孩的语调带着哭腔。

  黄宇航听着怀里那人说着话,心里一下一下没来由的抽疼。

  “没事的,就算你落了病根,我也要你。”黄宇航摘下口罩亲了亲丁程鑫的脸颊,见势又要摘掉口罩去吻他的唇。

  “不不不行,会被传染的!”丁程鑫推开黄宇航,生怕他碰到自己的嘴。

  “傻子。”

  黄宇航揽过那人的肩。

  将怀里的人又抱的更紧了。

  “真不想离开。”

  “这里可是医院,猪宇航你是不是傻?”

  “因为能和你在一起的地方,我都不想离开。”

  我想我会一直保护你,喜欢你。

  哪怕是全世界与我为敌。

  至死不渝。

  我陪你。

  
   现在呢。
  丁程鑫的病好了,没有病根,活脱脱的一健康人。

  “小程鑫儿,咱也可以对抗一下其逸那对夫夫了吧?”

  “当初说好要低调的。”丁程鑫嘟了嘟嘴走开。

  “好好好,低调,你是宝宝都听你的。”

  留下黄其淋和敖子逸一脸懵逼。

  低调?

  你确定?

  Are you kidding me?
  
  
  
  
 

知名演员丁程鑫被某卫视邀请去参加一档综艺节目,聊到少年时期时,主持人放了一段《星期五练习生》中丁程鑫和黄宇航去鬼屋的cut。

“请问程程,如果现在你再去一次那个鬼屋还会害怕到彪英语之类的吗?”

丁程鑫沉默了很久。

“应该……不会了吧。”

台下已经有曾经的航鑫粉红了眼眶。

“为什么呢?是因为长大了胆子也变大了吗?”

“因为……可能不会再有一个伟大的人来保护着自己了啊。”

不过是少一个人而已。

少一个和自己一起承担所有流言蜚语的并肩人。

少一个和自己一起面对未知恐惧的知心好友。

少一个对丁程鑫来说独一无二的黄宇航。

心口缺了一角比现实中缺了一人更痛。

可正如那人临走前说的

丁程鑫答应过黄宇航的

照顾好自己。

照顾好他们。

但丁程鑫知道的,

黄宇航永远是自己毕生坚定不移的勇气和根深蒂固的爱情。

【航鑫】就这样错过吧

  【航鑫】就这样错过吧
  
  请勿上升真人×3
  成年向 人物可能OOC
  前1~8是航妻与程妻
   微虐
  故事应该没啥连续性  额 好像有
  BE【划重点——不喜勿戳】
  希望食用愉快
  推荐BGM:太陽と向日葵
  
  
  0.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我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坐在床边看相册的人依旧,杏黄的灯光慢慢布在那人脸上,微卷的棕发,白皙的脸庞,嘴角带着的微微笑意令人着迷,下颚上还挂着惹人心疼的泪珠。
  
  1.
  我不忍去打扰这个被思念和回忆包裹着的人,但是现在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将他带出所谓如其不堪的深渊。
  
  像他交代给我的一样,教会他离开他,摆脱他,抛弃这个令他兜兜转转了近十年的名字——黄宇航。
  
  “怎么还不睡?”我悄悄发声。
  
  “呀,”他急忙擦了擦眼角的泪,“你怎么醒了?快些睡吧。”他独有的温柔靠近了我,我有时甚至是嫉妒的,这样一个温柔的人,他的心居然始终不能属于我。
  
  他替我掖了掖被角,又将我的刘海拨开,问到:“冷不冷?”
  
  我乖乖的摇了摇头。
  
  他笑了,像我当初见到他时一样好看。
  
  “过些天暖气就来了,再等等吧,不早了,睡吧。”他关了台灯,眼前一下子黑了下来。
  
  “丁程鑫,你在想他。”我说。
  
  他不说话了,背过身去,我不能看到他的表情。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进屋内,不知道现在他所记挂的人好不好。
  
  “嗯。”这时他回答了我。
  
  “你应该明白的。”我此时都暗觉自己残忍。
  
  “是啊,早就明白了。”他平躺过来,我看到他精致的眼角流 下一行一行的泪。
  
  “早就明白他根本不属于我,早就明白我和他在一起根本就没有结果,早就明白总会有今天。”他抽了抽鼻子,不甘心的叹了口气。
  
  “可是就是忘不掉啊,一闭上眼睛,黄宇航的模样就铺天盖地的涌入脑海,卷的我的心一阵一阵的疼。”丁程鑫如是说。
  
  许久,我的思绪已经不再清晰,隐隐约约听他说到:“我多想回去。”
  
  2.
  已经凌晨了,黄宇航还是没有回来,我靠在沙发上却害怕睡着,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他的敲门声。
  
  今天是我和他的新婚之夜。
  
  可是他不在。
  
  我想他应该是还在和人们喝酒,却未想在觥筹交错间他记挂着的还是那个人的脸。
  
  是有多么嫉妒啊。
  
  丁程鑫有着黄宇航这么完整的喜欢,他知道吗?如果他知道了,还会继续和黄宇航这么冷下去吗?
  
  我深知我存在的目的,黄宇航想要去忘记,他不愿一看到黄宇航,他自己就会下意识想到丁程鑫。
  
  在黄宇航的心里,他们的名字好像天生就该在一起。
  
  航程万里。
  
  他们本该这样的 。
  
  一起并肩走到属于他们的大舞台,却发现他们习以为常的相处习惯却不被人所接受。
  
  为了不伤害,为了将彼此保护,两人竟同时选择了沉默。
  
  黄宇航是爱丁程鑫的。
  
  深沉而又默默。
  
  丁程鑫尚未可知,我却可以探测到他说出那句“新婚快乐”时眼底的波澜不惊。
  
  那是一种好似思量了很久,训练了很久才能将其平淡到脱之于口的声音。
  
  其中还透漏着一丝苦涩和无力回天。
  
  那么丁程鑫,对不起,你的存在会让黄宇航而感到痛苦,那我的存在就是挽回他那几乎微小的快乐。
  
  3.
  清早,我是被丁程鑫叫醒的。
  
  对于他来说,晚睡早起甚至已经成了习惯。
  
  在我问他时,他回答的很直白:“因为黄宇航赖床还晚睡。”
  
  当我睁开尚且疲惫的双眼时就得到了丁程鑫的一个拥抱。
  
  我有些受宠若惊。
  
  “程程……”
  
  “好冷,我抱你一会。”他的语气突然软下来,像是个祈求被安慰的孩子。
  
  我抚着他的头发,清爽的味道在指尖缠绕。
  
  “黄宇航要结婚了。”
  
  我知道他在哭。
  
  “怕你伤心。”
  
  良久,他才开口。
  
  “谢谢。”
  
  像是在腹中所有的感慨全部变成了一句简单的感谢。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还有,对不起。”
  
  心忽的发疼。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只要从前那般快乐的你。
  
  4.
  可是我却不知道少年与他的约定。
  
  那是一个宁静如常的夜晚,丁程鑫靠在黄宇航身边静静悄悄,黄宇航突然问到:“如果我以后结婚那天,你回去吗?”
  
  少年貌似有些不满,“那必须去啊,我要穿一身纯白的西服,在司仪问新娘你是否愿意的时候,我就在台下喊一声我也愿意。”
  
  少年反问:“那我结婚的时候,你要不要来?”
  
  被问的那人笑了,摸了摸少 年的脑袋,说了句,傻瓜,我不来,你跟谁结婚。
  
  那时候的他们都太小太小,小到根本无法看到未来属于他们的道路有多么窄小而又漫长。
  
  只有一人能通过的独木桥永远无法两人并肩。
  
  而就在两人决定前后同行时,跟在后面的那个人,总会痛苦的无可救药。
  
  想要拉住前边人的手,可是他不敢啊, 想要跟前边那人说一句话,又怕那人习惯性回头而掉入深渊,前方的道路已经被前边那人的背影所阻挡,所以他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当独木桥已过,前边的人仿佛已经忘记了后边仍旧在纠结想念的人,笑着走开,再也没有向后看一眼。
  
  而后边的人,只能擦掉刚才忍了一路的眼泪,将所有爱与不舍都化作一句无人听到的再见。
  
  或许是因为曾经太过深爱,后边的人一直仰望着,期待着熬过独木桥后能有拨云见日的未来。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自顾不暇的两人终究分离,无论前边的人或许带割离了多少不舍才未回头看一眼,他也是抛弃了他的,从人至心。
  
  而丁程鑫,注定是跟在黄宇航身后的那个人。
  
  在以为终将看到未来的曙光时,黄宇航向他提出了分手。
  
  此时的我正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靠在窗前的他。
  
  低沉而又带些奶里奶气的声线慢慢向我诉说着他与他的往事。
  
  从相识到相知,从相爱到分离,短短的几段时光,却耗尽了丁程鑫所有的勇气。
  
  最后,他带着哭腔对我说:“他的婚礼,我一点都不想去。”
  
  这使得我迟迟不能给黄宇航作出一个定义。
  
  因为在丁程鑫故事里的那个黄宇航,永远是那么温柔,却又是那么幼稚。
  
  “我想你必须去。”我说。
  
  5.
  就在我眼皮已经困得开始打架时,房门终于响了。
  
  “黄宇航,你回来啦。”我连忙去开门,是黄宇航。
  
  还有丁程鑫。
  
  黄宇航喝的酩酊大醉,丁程鑫小小的身板架着他在我看来都有些单薄。
  
  “丁程鑫谢谢你。”
  
  “没事。”
  
  我见他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便问到:“还有什么事吗?”
  
  “照顾好他。”
  
  “嗯,我会的。”
  
  其实我并不对丁程鑫有着太大的反感,他从前同样爱着黄宇航。
  
  他与他都是可怜的人。
  
  而我也是。
  
  我能有幸和他结婚,不过是帮助他忘掉一段他如命般珍视的感情。
  
  关上门转过身,看到黄宇航已经在沙发上熟睡,我笑了笑,用温毛巾替他擦了擦脸,又叫醒他想让他喝口水润一润。
  
  他醒过来时嘴里还瞎念叨着。
  
  “来,喝点水。”
  
  “鑫鑫……”
  
  我端着水杯的手也僵住了。
  
  “鑫鑫,你…不要走…好不好…”
  
  那如同呓语般的断断续续在我听来却格外真切。
  
  明明已经做好准备去面对了,可为什么心里还是这么的难过。
  
  这些天好不容易从他的脸上见到了笑容。
  
  可就是见了丁程鑫那么一面,黄宇航继日以来的防线便全盘崩塌。
  
  他抱住了我,轻轻叫着他的名字,委屈和心疼全部化作眼泪,一点一点延面滑下。
  
  “好,我不走。”
  
  许久,我将他架回了卧室,将被子帮他掖好,转身要去客房。
  
  至今如此,我们还是分房睡。
  
  “你别走了,在这睡吧。”
  
  我想他是清醒了一点,我想,他应该已经想开了,日子是时候该有那么一些改变了。
  
  6.
  最后,丁程鑫还是决定去了。
  
  收到了请帖,邀请我们两个一同前去。
  
  但主要原因,还是思念作祟。
  
  丁程鑫的每一个神经会无时无刻的疯狂叫嚣着他对黄宇航的思念,就像吸食毒品一样,一旦上瘾,便无可救药。
  
  他虽爱得深沉,却也不能阻挡他爱得隐忍。
  
  在婚礼现场见到黄宇航时,那天天很蓝,白云似纱般铺在浅蓝色的天空上,洁白神圣的教堂在我和他面前。
  
  黄宇航西装革履,小麦色的皮肤有男士的独特性感。他的表情很平静,丝毫不似传统的新郎似的满面大汗,他只是迎接着客人们匆匆忙忙。
  
  “好久不见啊,黑皮!”一位身形高挑面部白皙的男子先一步走向黄宇航。
  
  这个男子很显年轻,乍一看极像个大学生年纪。
  
  “哟,肥脸来啦!”黄宇航咧着嘴就笑开了,与那人勾肩搭背了一下。
  
  “那是黄其淋,你认识的。”丁程鑫站在我身旁说。
  
  我和他站在门口像是躲着一样踟蹰着不愿进去。
  
  “走吧走吧。”我拽起他的手。
  
  “再等等,等小逸来了再去。”丁程鑫边说还边向门外望了望。
  
  不一会就迎来了一个可爱的男生,一把沙哑的嗓音,反差萌却令人喜欢得很。
  
  “敖子逸来了。”
  
  他和我轻轻跟上前去。
  
  “黄班长~”
  “哎,小逸~”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我听到小逸问到:“鑫鑫来了没有?”
  
  黄宇航摇了摇头。
  
  但我还是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失望与迷茫。
  
  他还记得他与少年的约定吗?
  
  少了其中一人,怎么结婚。
  
  当丁程鑫走向黄宇航时,我其实是想走在他身后的。
  
  第一次那么不想与他并肩。
  
  在那个人面前。
  
  那么想给他们一个人造的渺小的希望。
  
  我也确实是那么做了。
  
  “我要去洗手间。”我转身离开,却仍在丁程鑫身后注视着他。
  
  “好久不见,黄宇航。”
  “嗯,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丁程鑫笑了笑,黄宇航的表情无一不透露留恋。
  
   是啊,我暗自想着。
  他过得是挺好的啊。
  
  挺好就是每晚看你的照片带着眼泪入睡,挺好就是走过你们曾走过的路他会沉默好久,挺好就是他在外地拍戏给我打来电话提到的都是你,挺好就是遇到什么事情想到的都是你的脸。
  
  黄宇航,你可长点心吧。
  
  黄宇航即是他的命,也是他的劫。
   这时黄宇航问到了我。
  
  “你和你女朋友相处的怎么样?准备结婚了吗?”
  
  他居然这样问。
  
  我和丁程鑫几乎是同一时刻愣在了原地。
  
  好一个黄宇航。
  好一个云淡风轻。
  
  丁程鑫看似是和我在一起,实则是换了一种方式为了黄宇航守身如玉。
  
  黄宇航既看不出,也看不懂。
  
  丁程鑫只能傻傻的笑笑说:“还没想好呢,得和爸妈商量。”
  
  “嗯,结婚这事耽误不得。”
  “嗯。”
  是啊,耽误不得。
  
  他们彼此兜兜转转耽误到不知第几个年头,那人倒是早早迎亲结婚,再留下一句耽误不得。
  
  我也实在看不下去,连忙走出来与丁程鑫进入教堂。
  
  斜了斜眼,果然,丁程鑫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别那么紧张,放松点,这没什么。”我在他耳边耳语。
  
  他点了点头冲我甜甜的笑了一下,两只狭长的桃花眼眯成一条线,嘴角上挑,唇红齿白。
  
  这时我却感觉到了背后由黄宇航而投来的炽热的目光。
  几乎要将我身旁丁程鑫瘦弱的身板戳穿。
  
  我不禁想了很多。
  
  黄宇航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看似深沉的关注着丁程鑫,实则是幼稚。
  
  因为要结婚了,所以不愿面对他,甚至幼稚到寒暄着些大人才有的傻话。
  
  也对,我们本来就是大人啊。
  既无聊又不通情达理。
  
  7.
  礼堂布置的很宽敞,是西式的婚礼,教堂的钟声,多彩的玻璃户,庄严又肃穆。
  
  先是走完形式再就是中式的酒席,这也是黄宇航一手操办的吧。
  
  敖子逸已经落座,黄其淋作为伴郎在一旁开心的用标准的英语和牧师聊着天,丁程鑫微微的在角落里不语,我也不知道该怎办才好,只能握住他的手,果然,都被汗浸了个湿透。
  
  渐渐的人都来齐了,主席在台前宣布:“Let's start.”
  
  牧师先走了进来,然后是目不斜视的黄宇航,黄其淋笑眯眯的跟在他身后,最后边的是新娘的闺蜜,也就是伴娘。
  
  丁程鑫握着我的手一直没放,黄宇航不紧不慢的站在一边,像极了王子在等待他独一无二的公主。
  
  如果此时我是新娘,我也一定会为这样的场景所心动,然而全场最心痛的,无疑是我身边的这位。
  
  婚礼进行曲恰时的响起,原就庄严的教堂显得愈发空灵,新娘挽着她父亲的手臂缓缓走来,洁白的纱裙角刺的我眼睛发痛,终于是父亲入了席看着女儿站在了黄宇航的身边。
  
  与他并肩。
  
  剩下的日子,是他与她的携手同行,而丁程鑫曾与他的旧时光,也终究是要在这里做个了结。
  
  牧师开了口:“Dear friends, what a joy it is to ……”
  
  剩下的我已无心听下去,只是暗觉丁程鑫的指尖愈发冰冷,仿佛他生命里的温暖在一点一点抽离。
  
  “Do you promise to love her ,comfort her ,honor and keep h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 thee only unto her for as long as ye both shall live? ”
  
  我垂着脑袋,像是把一切对丁程鑫的心疼都化为了不甘,丁程鑫哪里比这个女人差?
  
  但我知道,差就差在这性别上了。
  
  再次抬起头黄宇航已经和新娘交换了戒指,仪式也算是完美结束,当他和她路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的目光直直的对上黄宇航的眼睛,我不信他会那样坦然的生活,这些年来,他一定也不好过吧。
  
  可他还是那样,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麻木的进行着这一切,迈着步子,挎着新娘的手臂,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执行某个指令。
  
  新娘的表情则很精彩,晶莹的泪珠颤颤的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可是何尝同我不是一样的呢?
  
  我们不过都是心甘情愿的为了一个人付出一切,青春,时光,爱情,面对着一次次的心如死灰,悲壮的如同一个勇士。
  
  一个愚蠢又执着的勇士。
  
  当黄宇航他们走出教堂,宾客们才算是彻底放松下来准备拼车去酒席。
  
  我轻轻握了握丁程鑫的手,却不想被他抽开了,整个人僵在原地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我将手攥的更紧了,连那人手上的冰冷都想要留下的我,在丁程鑫的心里,绝对是最底层的吧。
  
  我向前望去,丁程鑫背着光,走在我前面,像极了失去翅膀后迷茫而颓废的天使。哪怕是那样颓废的背影,还是有他该有的气息,让我迷恋着,让我守护着,我又何尝不是最懂你的呢?
  
  心里想着,黄宇航,你怎么忍心。
  
  而那个人的光芒,是属于你的。
  
  只是,是你亲手葬送了你们的爱情。
  
  小太阳不再会发光了。
  
  心里好苦。
  
  8.
  “新婚快乐。”
  
  是啊,我们都没有机会了。
  
  当我听到丁程鑫对黄宇航说完这句话后,明显感到黄宇航怔了一下。
  
  黄宇航,你大事不好了。
  
  这辈子,丁程鑫都会成为你内心深处的一根刺,无论是谁也无法抚平的,顽固不化。
  
  9.
  她躺在我身边,睡容却并不安详,精致的小脸上眉头轻轻的蹙着,我伸手将它抚平。
  
  这个小丫头,可是为我伤透了心啊。
  
  哪怕是带着愧疚,我也不忍心让一个和我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这样为我难受。
  
  昨晚黄宇航说了什么,其实我都记得。
  
  哪怕是喝的再多,我也是那么痛苦的千杯不醉。
  
  你瞧,连一个遗忘的机会都不肯给我。
  
  在他们家小区的电梯里,迷蒙中他不断念叨着我的名字,耳根发烫,却应了一声。
  
  “别走。”
  我愣住了。
  
  “你说什么?”
  被我问的那人却不说话了。
  
   那人好像突然清醒了一般,说了句:“没什么。”
  
  心底狠狠地抽痛。
  
  我知道,当时如果他再重复一遍,我就会奋不顾身吻上他的唇。
  
  所有的尊严和面子,我都不顾了,哪怕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哪怕知道你已再不属于我,哪怕独占一秒你曾经对我的温柔,我还是会如同飞蛾扑火般愚蠢的缠上你。
  
  只因为你是黄宇航。
  
  但是同时我又知道,我和黄宇航,都是最最怯弱的人。
  
  那一时的热血和冲动,终究是被自己的理智给压了下去。
  
  应声开门的是你的她,扑面而来的温暖,我将你交给她,嘱咐了一句。
  
  “照顾好他。”
  
  在我不在的时光里,你要替我照顾好他。
  一定要好好的,幸福的生活下去啊。
  
  黄宇航。
  
  我蹲在走廊里。
  
  我好像后悔了。
  
  你根本想象不到我是多想回去。
  
  我是有多爱你。
  
  10.
  清早,头痛的厉害。
  看来昨晚真的喝多了。
  
  缓缓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却什么都想不起。
  
  唯一记着的,就是看到丁程鑫的唇忍着没有吻上去。
  
  而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那天晚上我到底错过了什么东西。
  
  11.
   她坐在飘窗上,眼里一片迷茫的望着窗外。
  我递给她一杯热茶,她好像很受宠若惊。
  
  望着她扑闪着的大眼睛,我好像无法将想说的话说出口了。
  
  今天我想了很多,要不然就分手吧,一刀两断,自己默默沉沦下去,不必再多拉一个人下水的,何况这个人还那么善良。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内心底里还有些震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或许是累了吧,或许是想要有个家了,谁不希望一推开家门是一阵人间烟火气息呢?
  
  她愣在了原地。
  
  拿着茶杯的手明显的抖动。
  
  “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单膝下跪。
  
  “戒指没来的急买,改天给你买个你喜欢的,咱们俩一起去。”
  
  她眼睛里亮晶晶的,第一次发现我面前的这个女孩是这么的善良并且美丽。
  
  良久,她颤抖着声音说:“我愿意,只要是你丁程鑫,你要我的命都可以。”
  
  我真的舍不得再负了一个人的爱了。
  我笑了,捏了捏她的脸。
  “傻瓜。”
  
  黄宇航。
  你也是个傻瓜。
  
  不过,
  就这样错过吧。
  哪怕有再多不舍,我知道,或许还会有多少个夜里回想起你,但是潜意识会告诉我那真的是尘封的回忆,就够了。
  
  我也要有我的家人了,真正的,乐观的,幸福的,生活下去。
  
   END